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秋韵文学网-www.qiuy.net-秋揽人间秀,韵藏天下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雪夜听风

最新长篇小说——蝴蝶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8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面对死亡可以无视,你是勇敢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2-13 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几乎是瘫痪在了马背间。脸贴在马脖子后部圆浑的部位,马的体内涌动的热血,柔软的皮毛,令人心中仿佛是高温下的巧克力正在熔化。

    与此同时,我的肉体也仿佛着了火一般,内脏和肌肉以及皮肤正在脱水。脑袋如同灌了铅一样沉重和疼痛。

    这是内湿加外寒的症状。

    我知道由于昨晚自己的放纵,过度喝酒,让所有毛细血管张开,又睡眠在露天的草坪,露水和草原夜晚的温差,所有的寒气侵入了自己的骨髓和血液之中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听到了城堡主人熟悉的声音,“你终于醒了。”

    我这才仿佛魂魄回到肉身里一般,发现自己睡在曼德里城堡主人家的客房里。床边的小桌上满是各类器械和藏药,主人和主人家的管家,还有寺院一位年长的僧人站在我的闲边,轻松地叹息着,“好了,终于醒过来了。”



    服下从寺院里专门特制的藏药。

    主人和他们轻手轻脚退出了我的房间。

    一缕阳光透过窗口照射进来。

    我沿着阳光,开始回忆。

    不知道现在是上午,还是下午,也不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

    一切仿佛都是在梦中一样。我只感觉左边的脸有些疼,那是与马背磨擦的原因,我左脸的皮肤在与马的皮肤磨擦过程之中受到了一些损伤。

    我想活动一下四肢,感觉浑身无力。

    仿佛自己整个的五脏和四肢都被重新组装过或者是重新粘合过一样。需要轻长的时间才能恢复所有的功能。

    阳光中也仿佛带着窗外的草味和牛、羊的味道。

    床边,主人特意为我装上按铃,如果我有什么需要,可以按一下铃,管家就立即进入我的房间。

    但是。我没有那么作。

    唯一能够活动的是大脑。

   我闭上了眼睛。

   脑海立即又活跃了起来。

   那只蝴蝶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渐渐地那蝴蝶幻为爱弥儿的脸。在湖心星光灿烂之中,那些闪烁的星光仿佛是花丛一般,变幻莫测。时尔,又仿佛是天界的虚无飘渺。

   这时,一位身着白色长袍的老者飘然而来,那白色的长袍覆盖了他的整个的身体,也不知道他的身高,不知道他的肥瘦,只知道他的目光如同针一般的犀利!

   我知道这是位什么人物!

   他叫死神。

   是专门来引导人走向死亡的老者。

   是的。在大病的恍惚之中,我看见了他。

   “来吧。”

   以往对死亡和死神的恐惧,当真的面对要来临的这一切时,我反而平静下来,想要知道死神是如何一步一步将一个人的生命收走的!

   死神如同长着隐形翅膀一般飘然而至,他不是站在我的床边,而是仿佛悬浮在我脚那边的床头,用那种飘渺的声音,这声音不是从他喉咙内发出,有点类似在什么角落安装了音响设备一样。

   “你愿意跟我走吗?”

   “我愿意。”

   “你要想清楚,跟我走,从此就是离开所有的亲人?”

    “我不怕。”

    “你会从此失去一切,金钱、美女和财富?”

    “那又有什么?”

    “你再也没有了呼吸、知觉、没有了梦!”

    “你这老头,干嘛那么麻烦。”

    “嘿嘿。”

     长袍老者的冷笑,真是阴冷而恐怖,仿佛一道寒气把人给冰镇了一般,他因为一直是悬浮着,所以,并不是固定在房间内一个位置说话。表情时尔是亲切的,时尔却又是令人恐怖的。

     然而,在我的内心世界,我反而什么都放弃了一般的轻松。

     我既然不怕所谓的死亡,也就没有什么可留恋。既然没有什么可留恋,那么,所谓的功名利碌,还有情爱和痛苦,也就随风而去了。

     或许是我的淡然,对生死的参悟,反而使前来收回我生命的死神难办了吧?

     他长啸了一声,什么也没说,就从窗口飘然离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2-13 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是医治心灵伤痛最好的良药。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曼德里庄园的主人吩咐管家每天准时给我送来一碗新鲜的牛奶。

   那是采自牧场的牦牛奶。洁白,散发着淡淡的草香味道,记得在一本什么书上读到,灵魂的色彩如同牛奶。或许腐烂的灵魂是能够通过这洁白的牛奶来医治吧。

   一周之后,我觉得自己浑身有了些气力,我试着起了床,穿上衣服,坐在主人家宽大的书桌前,打开了电脑,试图联系上爱弥儿。

   但自从我大病之后,爱弥儿也仿佛失踪了一般再也没有从QQ里出现,或许她早已经把我给删除了吧。

   这时,窗外阳光非常灿烂,强烈的光线透过玻璃照射了进来,令人眩目。独自一人时的伤感悄然袭来。伤感。有时是如此地奇妙。在人倍感孤独的时候,伤感透着典雅的色泽,伴随着整个的身心。

   或许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不同吧。



   记得有一次,爱弥儿伤感时,仿佛整个的身心溢着迷人的光芒和渴望。她那线条分明的脸庞,丰满的胸脯,以及四十年的时光磨砺,都使得她更加哀惋动人。

   “吻我。”爱弥儿轻声请求着。

    爱。有时就是这样。

    当我温柔地吻着她蠕湿的嘴唇时,一缕春天般的阳光如水一般浸润遍全身,彼此的身心如同一滴露珠坠落,融入了温泉。

   所有的气息,泛着四十年的岁月酝酿的甜蜜。

   当她的手伸进我的内衣,抚摸着我结实而光滑的背部时,如同一枚小石子丢进湖心般,激起了彼此情感的波纹,一轮接着一轮扩散、扩散,传递到很远很远的情海深处!



   她的舌头在躲让,仿佛受惊的小鹿。接着,她却意外地回应,热烈地回吻开来。

   当我沿着她酡红的脖子轻吻着时,她娇吟了一声。

   迷醉的眼中透着摄人心魄的光芒。这光芒具有人性的温暖与热切地浓情蜜意,她的身子变得绵软,像生命的花朵悄然绽放。

   

   

   伤感的气息弥漫着,草原的广阔不仅没有止息,反而却为这伤感提供更加宽广的天地。

   我知道自己已经无药可救。



   拖着虚弱的身子,我出了门,坐在曼德里庄园外边的一处草坪间。

   我抬头看着天空,在寻找着什么?

   觉得自己如同最后的狼。虽然我知道经过几十年的猎杀,在这片草原上几乎是看不到狼了。但,我觉得依然满怀着最后的浪漫情怀,在草原上游荡。

   在狼和蝴蝶之间或许幽冥之中,仿佛有着什么必然的联系。

   就像我与爱弥儿在网络这个特定时空相遇一样。她的绝美如同狼的绝杀一样,早已将我从灵魂上杀死!



   胴体。

   当爱弥儿相拥着我走向草原深处的时候,我们坐在软绵而温暖的草坪间,彼此继续吻着。她闭上眼睛,手在我光滑的胸前抚摸着,她丰满的乳房起伏着,四十年的岁月,熟透了她的身体。

  她那雪白的肌肤,每条优美的曲线,如同爆发一般配合着我的每一个温柔而浪漫的吻点。

  天。当成了房子。软绵的大地,成了世间最大的床。

  原始的冲动,伴随着我在她原野般空旷而宽广的肉体个纵横驰骋。

  “我。。。”

  爱弥儿越加娇吟着,如同世间最动人的乐章。

  由彼此之间透着的陌生,向渐渐熟悉,来自生命的认识,融合。一切的一切,在此时变得既简单,又最复杂的时候,女人的心海间,仿佛有一朵花正在冷艳地开放。

  于是,另一个女人,另一个全新的爱弥儿在这一过程之中,从这朵花蕊间诞生了。

   就像是化蛹为蝴的过程。

   起初是那蛹的一角破裂,一根蝴的须突然生长了出来。接着,就是蝴的翅膀,湿湿的还来不及张开,等到全部的蝴脱掉蛹衣之后,轻轻地抖动,翅膀缓缓地展开,那些美丽的斑纹在阳光下闪着,轻启振动临虚飞翔了。



  爱弥儿哭了。

  幸福的潮水在淹没她整个的身心时,却又悄然无声地退却。

  她来不及品味就结束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2-13 05:28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弥儿依偎在我的怀中,一袭秀发散乱地落在我的心田。

    身后的草散发着绿色的气息。

    不远处的白河,一队牧马人赶着一大群牦牛迁场。整个大地发出轰鸣的声音,爱弥儿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壮观的场景,内心非常激动。

    马背上的汉子个个彪悍魁梧,他们戴着毡帽,足穿马靴,目光如鹰。

    牦牛呈一字,在领头的牛引领下,朝着西边的草场游走。沉默的草原大地,唯有沉默的牛们,与这片自由的乐园,昼夜相伴。牛和牧人之间,就有着血缘般的情感和联系。

    牧人离不了牛。

    牛也离不了牧人。

    牛奶,肉。是牛们献给草原上的人们最珍贵的食品。

    就像我每天喝着曼德里庄园主人提供的鲜牛奶一样。那是需要两至三个女工每天清早将产奶的牛,牵到奶房内,挤着热腾腾的散发着膻腥味道的奶。

   牛站在产奶房内,硕大的乳房圆挺而饱满。

   女工们蹲在牛身子下边,将木桶放在牛的乳房下面,那牛边食着干草边享受着自己的奶汁,在女工们手中被捏挤了出来。

   在女工们捏挤的过程之中,牛的乳头如小溪般喷射出洁白的奶汁。

   曾经有一次,我在产奶房内学习挤牛奶,由于操作不当,那些鲜奶汁喷溅了我一脸。引得阿妈们咯咯笑个不停。

   才挤出来的奶非常粘稠,但是营养价值非常高。

   牛奶工将产下的奶,经过提炼之后,才买给牛奶加工商。

   被提炼出来的油脂叫酥油。

   还有酸奶子。



   在每年五、六月份,是草原上产酸奶子的季节。

   粘稠的酸奶子,需要加白糖方可食用。

   这些经过发酵的牛奶,嗅着就有草的清香。如果你不怕酸,什么也不加,远比食醋还要酸。

   草原上还出产贝母和虫草。

   对于牧人,上山挖虫草和贝母既是非常辛苦,也是非常快乐的事。

   大家骑着马,成群结队赶着牛车,上山扎好帐篷,漫山遍野寻找着。贝母是清火和治疗咳嗽的良药。

   虫草。又称冬虫夏草,是高原特有的茵类植物。在冬天为虫,夏天却为草。也是非常珍贵的天然药材。五、六月份,草原上的牧草正在生长,要在繁星般的草丛中识别虫草,除了经验,还需要非常好的眼力。

   就像猎人,首先要有一双像苍鹰一样的眼睛般,数公里之外,就能看见目标。

   在滥猎的年代,我跟着猎人一起狩过猎。

   一个真正的猎人,不仅眼力好,而且嗅觉也跟野生动物一样的灵感。

   所以,我说想要融入。

   那是长期生存的需求而不得不要掌握的一门技能。

   当我从所谓现代文明社会走近这片最后一块土地时,我知道自己今生今世是离不开了!

   对一片土地的认识,也正是从挤奶、狩猎等日常生活场景中开始的。所谓神秘与神奇,其实是对陌生的茫然与无知。有许多东西不是所谓书本所能给予的。

   那是需要时间,需要投入的勇气。

   从陌生到熟悉,我是用了近三十年的时间!
 楼主| 发表于 2011-2-13 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我坐在庄园外面。

    伤感着自己,并且,也伤感着时间。

    我和爱弥儿或者说爱弥儿与我,皆是有着宗教情结的男人和女人。

    在藏传佛教中,有着许多关于人是什么的阐述。

    但是,在这部小说中,我不能过多进行宗教方面的说教。

    小说是通过语言刻划人物的一门艺术。既然是刻划人物,肯定是要围绕着我和爱弥儿之间的故事来展开。
感伤是我们人类所特有的情感。就像要真正认识一个女人,就得从认识她的身体开始一样。

    女人的身体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

    一个真正的男人,是不会放弃这种认识的机会和时间的。



    草原的夜晚气温下降。

    我和爱弥儿躺在帐篷内的毡子上,太阳能电灯提供着充足的光亮,桔红的光芒透着暧昧的气息。一条灰色的毛毯覆盖着我们。此时,仿佛整个天地之间只剩下我俩一样。

    在这温馨而浪漫的时刻,彼此的手在抚摸着对方,彼此的手代替了嘴巴在进行着无言的交流。

    在一种近乎宗教般的感伤氛围里,我的手指沿着爱弥儿的脸、鼻子、嘴唇轻抚着,而她的手,光滑而绵软的手也在沿着我的宽阔脸膛轻轻滑动着。

    她虽然四十岁了。但身体却没有太多的赘肉,因而整个的身子线条依然流畅。

    我要承认;我非常喜欢女人身体的这种流畅感。她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不可思议,在这样的时空里,我只能在心底感谢上帝!

    彼此的身体散发着彼此需要的温度。

    这也是上帝的杰作。不论是夏天,还是冬天,男人和女人的肌肤相亲,总能给人最需要的那种温度。这温度闪着人性的光芒,照耀着彼此生命中的黑夜!

    我的手在前面探路一般沿着爱弥儿的身体朝圣。

    随后,我的舌头沿着手走过的地方继续着灵魂的朝圣。

    啊!爱弥儿。

    在一种伤感的弥漫之中,她的手和热吻也在热烈地回应着。

    她的乳房圆浑而起伏着。这是上帝赐予生命的活力,在男欢女爱的时候能够随着体内情绪的变化而变化,能够唤醒睡眠深处久违的东西!

    女人一旦爱了,就是全部生命的投入。

    而作为男人却是还有另外的生命空白,并不完全属于女人!?

   

   


   渐渐地彼此的身体在合拢一般紧紧地拥抱着,我的手沿着她的腋下侧背轻抚着,她的肌肤仿佛会说话一般,光滑而温暖。这温暖又通过我的手源源不断地把她内心的渴望传递到我的心底、我的灵魂深处,如同一剂药在慢慢地医治着彼此内心的因为时间的流逝而留给生命的创伤!



   是什么让一个女人和男人在人生经历四十多个春秋的时候,把留在生命体内的伤痛同时呈现出来,在这宽广的草原之上,进行着生命与生命的对话!

   我要承认;我是一个唯美主义和完美主义者。

   遇上了就是生命的奇迹。

   爱弥儿随着彼此身体的相拥情不自禁地发出呻吟。

   那是一个女人生命中最迷人、最美的时刻,在桔红的灯下,她的脸庞酡红,眼睛迷醉而微闭着,丰满的胸脯起伏着,身子如蛇一般轻轻扭动,她的手沿着我的胸膛、腹部向下滑落、滑落,嘴唇寻找一般在我的唇际滑动,我另只手轻按着她的长发飘逸的脑袋,迎着她的唇,温柔地吻着,舌尖轻轻挑开她的嘴,滑了进去。

   啊!

   她的舌头如此地甜蜜!

   彼此用舌头吮着吸着,她的大腿侧贴着我的两腿之间,她的臀部像熟透的苹果一般圆浑。将一个女人最美生命华年表达到了极致!

   肉体与灵魂此时同振。

   当我进入了她的身体时,爱弥儿轻声娇呻了一声,仿佛眼前是宽广的原野,火山爆发的临界,一种热度熔化着我的生命。她紧紧地将整个的身体贴了上来,就像上帝之手要将彼此合二为一,不再永远分开!

   

  潮起潮落般的冲刺,是身子下的女人发出的信息。

  我搂着她的脖子下边的肩,另只手反方向搂着她的腰部,把最热烈的爱和最热烈的痛种植着,尽管我明白在此之后,彼此将会是无限绵绵和遥遥无期的思念与痛苦相伴,尽管我知道自己不可能会与爱弥儿终生相守。


   就如同那只蝴蝶,在美丽飞翔之后,最终是回到自己的蛹内,终结自己漂泊的一生!



   天亮时分,爱弥儿醒来。

   她支起自己裸露的身子,仔细端祥着睡梦中我。

   她盯着帐篷之外的天色,此时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她伸出手想要轻抚我的脸,却又忍不住轻轻吻了我的脸。她的眼中满是柔情蜜意。

   在抵达最高潮的顶端时,她在内心渴望此时自己如果死去,人生就非常圆满。

   爱弥儿一生非常喜欢这种圆满感。
 楼主| 发表于 2011-2-13 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送走了爱弥儿,我决定向雪山进发。

    我告别了庄园的主人,在身体恢复的差不多时候,骑上马沿着西边的道路漫无边际地走着。

    “东日夏日”就是东方海螺山的意思。

    那是青藏高原边缘最东面的一座海拔最高的雪山。青藏高原从喜马拉雅最西边的亚鲁藏布江向东舒展的时候,是那数千座大大小小的雪山,托着举着这片既古老又年轻的最高的大陆。

    幅员辽阔的青藏高原也被称为“世界屋脊”。众多的河流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大地,在养育沿岸的村庄同时,也养育了一个既古老而年轻的民族。

    我坐在马背间伫立,回望着曼德里庄园晚秋的景色。

    昨天夜里,我回到了曼德里。

    爱弥儿知道是和我道别的时候了。尽管我们彼此依依不舍。在我俯身收拾帐篷的时候,爱弥儿一直站在我的背后深情地拥抱着我,“我的听风,我知道是我离去的时候到了。”

    爱弥儿喃喃自语着。

    时空的深处响着生命的呼唤。

    遥远的高原那边,清晰地传来《梁祝》的旋律。

    头顶的天空蓝光闪烁。

    在我转身的瞬间,我突然后悔让爱弥儿进入了我的梦境。

    我怕爱弥儿看见我眼角的泪水,快速地在转身的同时紧紧地拥抱住她,将自己的脸贴在她热泪滚滚的脸庞。

    “我的至爱,永别了。”

    我在心底悄声地说。

    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爱弥儿知道我要去实现自己的那个设计了。

    要与自己日夜相伴的大地彻底地告别了。

   

    蓝光过后,爱弥儿缓缓地升向了天空,腋下张开一双黑色的翅膀,飞向空中一个白色的袋状的蛹内。

    我抬头望着天空,夜色如同海洋一般的蔚蓝,爱弥儿双脚缓慢地被这只蛹吸了进去。

    然后,就是整个的身子被吸着进去,翅膀渐渐地合拢,在一轮皎洁的月光照耀下,爱弥儿在蛹启动盘旋的瞬间,用世间最凄凉的声音叫到。

    “我——爱——你——”。。。。。。

   

    仿佛一切都结束了。

    我感觉浑身解脱了一般虚弱,体内最后的那束火焰支撑着我的生命。



    此时,我坐在马背上,深情地将最后的目光投向曼德里。然后,毅然调头向着“东日夏日”雪山的方向策马狂奔。

    心中仿佛一直听到了雪山的呼唤。



    天色将晚的时分,我终于抵达了雪山脚下。

    我下了马,坐在草坪间从容地吸完最后一枝香烟,就将吃完草的马牵到身边,卸下所有的马身上的鞍子、搭裢等,轻轻在马脖子抚摸了一下,平静地对马说道“去吧,回到你草原的天堂吧。”

    那马仿佛听懂了我的话,扬起前蹄冲我发出阵阵的嘶鸣,然后,落下自己的前蹄,一个漂亮地原地转身,向着茫茫的大草原冲去!
 楼主| 发表于 2011-2-13 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死亡降临的时候,天地一片寂静。

    现在我站在雪山之巅,遥望着东方。在座座山峦的那边是我的家乡。

    我双手合什,跪了下来,一边祈祷着降雪,一边在心里向逝去的父母忏悔。

    “给了我生命的人啊,现在我就要来跟您们汇合了。从小我虽然调皮,但没有让二老操太多的心。我去了高原,不能在二老身边尽孝,这是我一生的愧疚!”

    “如果真有来世,我还会在高原的大地,承受一切苦难。承受命里注定的折磨。因为那些苦难和折磨,是我一生必须要承担的罪孽!尽管我从来没害过谁,处处与人为善,到头来仍然是内心痛苦。无法找到解脱的方法。”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包括我的情感和爱情,注定往往是有始无终。”

     “从不习惯孤独到习惯孤独,从不适应高原到埋葬高原,一切皆由我愿。”

     “给了我生命的人啊,我知道在二老天堂等我,我会从此一直陪伴您们。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在心中给父母说了这些之后,我又转向了西方。

      这时,天降大雪。

      比鹅毛还大的雪花片片从天而降,很快将我小腿和双脚覆盖,渐渐寒意袭进了我的双腿,麻木和剧烈地疼痛之后,我的双腿就失去了知觉!

     意念之中,我顽强地站了起来,因为在我这一生中,我可以跪天跪地跪父母,却不能向死神跪下!

     我知道自己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此时此刻。

     我反而无言了。

     雪花仿佛水一般在渐渐淹没着我身体,我呼吸困难了。

     恍惚之中,幻觉不断,我又看到了爱弥儿,她那绝美的脸庞,关切的眼神,永远是世间最迷人的微笑。



     



     虽然我才四十多岁。

     我一直说过,我不想活得太老,活到人人讨嫌的年纪。在我有体力的时候,我会自己走向雪山,让一场大雪将我覆盖。来年春天冰雪融化的时候,我的尸骨还没有腐烂,要等到晚春的时候,草原上的格桑花盛开的时节,我的尸骨才会腐烂,才会招来天上的、山上的食肉动物们。

     让它们尖利的牙齿将我一点点撕碎。

     让它们的翅膀驮上我的灵魂,好让我早点与亲爱的父母团聚吧。



     永别了,我深爱的青藏大地!

     

                                                                           (完)
发表于 2011-2-13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大,万福。
这个结局令人无限遐想。
可以看作结束,也可以看作是新的开始。
 楼主| 发表于 2013-3-20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下。。。字少不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秋韵文学网 ( 苏ICP备06048344 )  

GMT+8, 2018-5-27 11:26 , Processed in 0.022280 second(s), 8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