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秋韵文学网-www.qiuy.net-秋揽人间秀,韵藏天下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024|回复: 12

浮灯之秋。(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25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浮灯】
其实我并不知道,为什么在秋韵城中,那最高的楼塔上要悬上那么一盏灯。忽明忽暗,闪烁不定。城中的老人说,那是盏佛灯,照亮一切通往彼岸的归途。于是城主赐它凡名:浮灯。
我在流浪的途中来到这座城,第一眼便远远望见了浮灯。敛下了疲惫,我想寻一处安然。
佛祖一直在我心中,我有着绝对的虔诚。每日我会面朝浮灯方向,祈祷平安祥和。我以为终于寻到了此方桃园,免我奔劳之苦,可给我一处栖身之地。那么多年,寻寻觅觅,早已经忘记了年岁在我脸上刻下的霜痕。我诚心向佛,佛祖怜我,指引我来这座飘满桃花香气的城池。
可是,浮灯闪灭间,我的愿望终于破灭。
佛祖,我不知晓此刻你在何方超度,你遗忘了我,而我不曾背弃过你。

【秋韵城】
这是座没有佛的城池,它只有一盏佛留下的灯。
城里的人安静祥和,没有一丝戾气,皆是佛的功劳。我整日坐在小酒馆里,说书人一遍一遍说起于我而言未知的历史,过去曾经,不绝于耳。
说书人喜穿青色长袍,温文俊秀,折扇一把,开合间我似乎都能嗅到桃花香气。
他说,这座城千年历史,世代为朝廷建功立业,选送人才。
他说,城主喜静,除非浮灯长灭,否则不出阁楼。浮灯每年长灭一次,一次灭上一月。
他说……
他说了很多,我知道他口中的城主。在通往这座城的古道上,我依稀都听见那段传说。
城主是女子,姓雪,单名鸢字。她被城中的人膜拜了太久,久到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传说,只因无人可见。
据说她不喜佛,于是秋韵城中无佛寺,无佛塔,无佛像,却偏偏留有一盏佛灯。
恍惚间,说书人合上了折扇,浅尝一口香茗,继续缓道:
那日蛟龙升空,晴天霹雳,混沌不清。城主手执长弓,借浮灯微光,射灭蛟龙,将它困于秋韵城海牢之中,救秋韵城民于危难。纵使这时光晃过百年,一切仍如昨昔。只可惜……只可惜昏暗之间无人识得城主面容,那一日,也是百年来城主第一次出现在万民之前。说来奇怪,自从蛟龙被困,浮灯再无长灭之日,怪哉,怪哉。

【雪鸢】
说书人的故事,与我在古道听见的一般,万民全部传诵城主射杀蛟龙的事迹,将她当作神祗来膜拜。
我心向佛,我佛慈悲。她只是城主,并非神祗。
不知道为什么,我来到秋韵城的第三日,紫微星划过苍穹,次日城中最高的楼塔上浮灯顿灭,微光不再。百姓惶恐间步出家门,面向浮灯,双手合十,屈膝长跪。
我在屋内,透过窗棂瞥见这一切。懊恼之情油然心生:愚蠢的城民,竟向人类祈求和顺,却不知普渡众生的自古是佛。
有人惊慌来报:蛟龙逃出海牢,蛟龙逃出海牢……
城民的脸色顿时死灰一般,不停合十叩首,口中祈求:我主怜悯,我佛长善……
我听见海风狰狞怒啸,席卷而来。顿时乌云密布,雷声响彻云霄。这些城民不但不避,反而更频繁的叩首,祈求他们所谓的百年不见的城主化身为当年传说中的神祗,再次拉开长弓,射杀蛟龙。
总归要破灭一些希望的,他们额上鲜血淋漓时仍然不见城主现身。大雨骤至,将他们额上的血,地上的血,刷洗干净。也将他们心中仅存的期望彻底幻灭,城主并未出现。
我在屋内面向浮灯,跪地求佛。佛从来不曾舍弃我,料想今次,佛祖仍能庇佑。最终佛祖没有听见我的呼唤,我与屋外那些人一般,卑微低下,求祈无门。
——看,浮灯旁有人。
不知谁在殷切的祷告声中抬头望了眼浮灯,瞥见了那身影。白衣猎猎,长衫长裙。万民顿首不再抬头,他们嚷道:城主,城主……
原来,那就是传说中徒手长弓射杀蛟龙的城主。

我的子民,非我所愿,百年前蛟龙作乱,我将灵魂交于海神,他赐我长弓,以我之血为箭,封杀蛟龙于海牢百年。如今百年已过,蛟龙重生,我已无能为力。
当白衣女子向她的城民说出这些话时,他们终于停止了叩首,抬起头,望向在他们心中宛如神祗一般的城主,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及慌张惊恐。海风已近,蛟龙在海中的怒吼被风传送过来,震碎了他们祈祷的心境,崩塌了他们对神祗的敬仰。
当神无能为力时,佛祖又在何方?
我与那些卑微的城民一样,开始惶恐起来。
蛟龙再次横空出世,百年前我没瞧见她挽弓搭箭的一幕,百年后她宛如神祗的形象却已悄然溃散,面临崩塌。她当初交付灵魂时,可料到百年后的今日,若当年她知晓这样的境地,可还会轻易交付灵魂。
百年光阴,骤然即逝。
我看不清高塔上城主的表情,她如鸿雁站定,再无动作。

我的子民,非我所愿。
恍惚间似乎又听见了这样的呢喃,在海风中被敲碎成一片片,拼凑不起。
浮灯没有了光明,彼岸的道路都被关闭,蛟龙若血洗城池,这些无辜的城民该逃亡何处。即便是他们的魂灵,都无容身之所。这些,难道这个城主都不明了吗?
蛟龙的怒吼渐渐逼近,风越来越大,夹杂着微甜的血腥味,令人作呕。已经绝望的城民不再仰视他们心中的神祗,不再将最后的希望寄托于舍弃他们的佛祖,他们低下了头颅,匍匐在地,等待蛟龙将他们脆弱的生命掠去。
佛祖,我不曾背弃过你,为何如今这般下场。命丧于此,我怎心甘。
佛祖……佛祖……

我看见了半空中狰狞的龙角,狂风骤雨我已睁不开眼。我有预感,海堤已破,海水将至。而那楼塔上的女子仍然不动分毫,似是未见,未闻。
蛟龙在空中怒望,眼神凶恶。它眼角瞟向城主后,忽然得意仰天长啸,说不出的诡异万分。
城主手中有弓,却无成箭之血。忽然,她踮脚而起,身至半空,与蛟龙相对。匍匐在地的城民,瑟缩着身子,在濒临死亡一刻,不曾想到他们的城主依然没有放弃过他们,仍与恶龙周旋。城民开始叩首,嘴里碎念:我主英勇,我主佛佑。
城主手握长弓,虚空挥开,长弓幻化的祥和色彩逼退蛟龙三分。蛟龙震怒,怒啸瞪向城主,龙尾向前扫过,城主身形避开,十分狼狈。我知,城主气力将要用尽。万民如今的膜拜,也不过是幻影,是他们死前唯一的慰藉。至少他们心中,城主仍如神祗。

大雨滂沱不止,雷声滚滚。
蛟龙的尾端掠过城主左臂,白衣沾血,长弓紧握。
城民只顾闭眼叩首祈祷他们的城主能如往日一般神勇,射杀蛟龙,于是他们没有望见他们的城主在半空中已站立不稳,倒向了高塔浮灯那方。蛟龙得意之余,似有报复快感,再次嘶啸,啸声震的城民捂耳相遮,痛苦不堪。
城主艰难抬起受伤的左手,探向浮灯,我听见她说,佛祖,你当初留下浮灯,镇压秋韵城一切洪荒之兽。你说浮灯长明,秋韵安然,浮灯尽灭,秋韵危矣。我守护秋韵城百年光阴,浮灯灭时高坐楼塔,夜观星象,自以为受你古训,不敢有丝毫忘却。可如今,秋韵果真危矣,你果真不救么……我佛……
她呢喃间触摸上浮灯,血已染红她半边白衫,雨水混着血水滴落在浮灯上,顿时,浮灯扑闪,微光又复。
浮灯如黑夜中的萤火照向蛟龙,蛟龙双眼被灼,呻吟甚怒,开始盲目扫摆尾部,将跪在地上的臣民一个个甩至旁处,哀声四起。
白衣女子似乎没有预料到浮灯会再亮,当她回过神来,瞥见城民哀号时,她肃然忍痛起身,以身体余血迅速结成长箭,挽弓站定,搭箭上弦,望准了蛟龙,长箭破风而去,霍然直指蛟龙心口。蛟龙中箭栽倒在地,气喘不平。
没想到百年后,我有幸目睹一次在古道上听闻的传说变为现实,她搭弓射杀的果决凛然,我在远处亦触目惊心。
只是,蛟龙被神弓血箭所击心窝,为何不死,只倒地喘息?而方才神祗般色彩的城主,在最后一丝气力耗尽时,跪倒在了高塔浮灯旁。

我的子民,我无灵魂,血箭只能重创蛟龙,而不能将它射杀,却可再保尔等另一个百年。
她声音低沉压抑,似有千万种痛苦夹杂其中。虽然她重创蛟龙,而己也被蛟龙重创,本就无灵魂的虚体,在强烈护民意识的支撑下能再次拉开神弓以血为箭反败为胜,实属不易。佛祖并未舍弃过他的信徒,并未。
乌云散去,雷声初停,暴雨转缓,来势汹汹的海水在蛟龙被击中时也被海神召唤回去。她的城民依然面朝浮灯方向,也面朝她,顶礼膜拜,感恩不尽。
我在屋内透过渐渐明朗的晴空,看见了跪坐在浮灯旁的城主面容,第一次她的城民也看清了他们的城主,果真如神祗一般,脸色平静祥和,唇角似笑非笑,发髻高梳,圣洁清雅。
 楼主| 发表于 2010-9-25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歌女】
浮灯灭后重燃,蛟龙继续被困海牢,那些景象仿佛仍历历在目,可在深夜轻易将我惊醒。
那日风云散后,有一紫衣女子跃上高塔,带走了城主以及浮灯。当时万民在高塔下瞥见这幕情景,惊呼起来,脸上满是愤恨的神情。在这些子民心中,浮灯是他们危难中唯一的依靠,唯一的信仰,如今这女子要取走浮灯,并带走他们拜如神祗的城主,在他们看来是万万不可的事情。
有人开始向高塔奔去,我在窗口将一切尽收眼底,我看见那女子鄙夷的神情,仿佛怜悯这些卑微的生命。也许,她怜悯的人群中亦有我的身影。
紫衣女子并未给城民太多时间,她将城主负在肩上,右手提着浮灯,再回望一眼往高塔奔来的城民后,便扭转过头,消失在高塔之上。
于是那一日消失的,除了守护了秋韵城百余年的城主,还有一盏照亮去往彼岸的佛灯:浮灯。
自从浮灯消失后,所有城民开始惊慌无措,害怕下一次有妖物来袭时没有周全之物。失去了城主以及浮灯,这些城民也在日益渐深的恐慌中逐渐失去了信仰及忠诚。佛不再是秋韵城万民皆拜的神祗了。
时隔当日半年光阴,我仍然在秋韵城容身。只不过那日场景反复出现在我的梦中,惊扰得我无法安眠。今夜也是如此,蛟龙,城主,紫衣女子,浮灯,场景像走马灯一般断断续续来回旋转,注定我一夜无眠。
我时常在祈祷,祈祷我佛能长佑秋韵城。即使没有浮灯,秋韵也能平安,宁静。宛如此刻,我跪坐在佛前,虔诚卑微诵读往生经文。迷蒙间似乎嗅到异香,然后有歌声传来,哀婉缠绵,细致动听。我睁开眼起身推窗,冷风灌入,歌声骤停。我不禁怀疑这是否是长久以来无眠的幻象,于是我合上窗准备继续诵佛,合窗刹那,歌声又起,清脆欲滴,仿佛三月我在异域江南看见的桃花般清澈。
我确定不是幻象,这歌声不曾间断,只是在我开窗时停止,合窗时又起。
歌唱的是一个女子,我想象着她有柳眉樱口,长发披肩,清冷眼眸……
听着这歌声,我竟迷糊有些睡意,我佛,这是你派来的歌女,来渡我无眠之境遇么?
我佛,你慈悲依旧。

第二日,客栈里多了道帘幕,据说是有位唱曲的姑娘,那姑娘就坐在帘后。
失去了浮灯后,城民间有了各种恶习,佛祖在每个人的心中都开始被淡忘,直至彻底忘记。说书人也久不见踪迹,没有人再提过城主射杀蛟龙的英勇事迹,这些被当作秋韵城民心中最痛的伤,因为那天,他们失去了一生中最坚定的信仰,城民开始背离最原始的初衷,直至万劫不复。
那女子清冽嗓音,隔着垂帘轻轻细唱。我想起昨晚让我入睡的歌女,两者竟离奇相似。
我听过一个传说,异域有仙山效月,终年积雪,荒无人烟,竟是妖、魔、兽等频繁出现的场所。而在效月以北临近大海,海神为杜绝他们前来骚扰,便以己血三滴献于佛祖,求佛祖派遣使者镇压效月。佛祖慈悲,将血收下两滴,令其一幻化成无数人形,赐她们绝色嗓音,永日镇守效月仙山,并赐名与之,唤作:月下。月下们嗓音绝色,听者丧失一切意识。自佛祖幻化月下,镇守仙山,致使效月仙山终年平静,海神甚喜。
传说中提到的月下,是世上最会歌唱的生灵。如有幸听月下一曲,恍惚沉睡,从此便会美梦不断,好事连连。
我手捻佛指,心中蔚然:昨夜歌女,定是月下之一。
我佛,秋韵将又有何遭遇,为何月下会离效月仙山而踏上秋韵之城。我佛,往后的岁月,我又该如何安身。
发表于 2010-9-25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我笑翻了。
陌陌,哈哈,亲一下哈哈。

陌陌你来了,让秋韵城翻天覆地咯。
蛟龙出世,看来一场厮杀难免了。
哈哈。
谁可助我?
陌陌么?
发表于 2010-9-25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给陌陌置顶哈哈。

赶紧写陌陌,哈哈,写好了我让位子给你编辑。
先帮你占着。
 楼主| 发表于 2010-9-26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姐,别置顶,我还准备丢坑呢。

构想的还有很多,慢慢写。你这个开头似乎可以结尾了,哈哈哈。
发表于 2010-9-27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陌陌,不带这样滴,好歹也让俺做条贯穿线吧。
加油填坑、。
发表于 2010-10-1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有玄幻武侠之韵味。期待新作。
 楼主| 发表于 2010-10-1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故事还没完,我最近倦怠了,雪姐,原谅我偷懒几天。
发表于 2010-10-14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陌陌,俺原谅你唠。
可是,可是,可是……俺迫切滴想看下文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0-10-14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更新了一点点,时间紧迫……
这段似乎太过繁琐,闭眼乱悲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秋韵文学网 ( 苏ICP备06048344 )  

GMT+8, 2018-5-21 23:12 , Processed in 0.020372 second(s), 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