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秋韵文学网-www.qiuy.net-秋揽人间秀,韵藏天下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331|回复: 13

渐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8-25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德珍的画一直以来都是我的最爱,朦胧缠绵,《千年唐姬》更是个中翘楚。
这篇文章写于四年前,图片P于近段时间,于是仅以此文纪念当年P图的那些岁月。
每张图皆有两至三张图片合成,图片全部来自于德珍手绘《千年唐姬》。


瞒天过海,葬我冤魂于这坡下黄土
造化弄人,待他千年竟是擦身而过
淮岭那盛开的梨花,可见我绝望的泪
——题记——


              梨花酹

词:悠陌                唱:易水湄
十二年岁间 淮岭初相见 薄怒他口中微言
阑干未拍遍 宿命便牵连 天涯地角怎缠绵
烽火乱江山 狼烟遍野漫 古来征战可曾还
深宫已隔断 往昔如何唤 梨花影眼前不是红颜

舞倾城 寄浮生 撩乱梦中谁曾寻
临别盼 来年春 淮岭不见伊人魂
梨花香 透城门 朝夕之间未亡人
借残灯 酒自斟 万叶千声皆作恨
眉似月 寒宫深 前缘旧事惹啼痕
东风里恍若听闻 那厢离别无处问

含笑泪涟涟 今朝再相见 惆怅飘零说几遍
若有来生愿 碧落共黄泉 这命等不及葬断

这流水 绕孤村 繁华一眼撵香尘
六军前 引离尊 白绫缠断伊人魂
梨花香 淮岭沉 落花犹似坠楼人
谁人等 谁人寻 为时已晚是黄昏
千年间 人亦分  铅华褪尽只影存
东风里恍若听闻 那厢离别无处问


凉秋


曾记得,那年秋天,惊若翩鸿般的遇见,成就我永世的瞬间。那年,我十二岁,淮岭梨树下,与他相遇。
落花时节,那满目残红最为娇艳。我却独爱纷红那一点雪白。于是避开家人,我独自上淮岭,寻片片梨花。
传言说,淮岭的梨花是全长安城开得最灿烂的。春分花开,秋分花谢,开得时间很长,年年如此。唯一遗憾的是淮岭的梨树从不结果。开花不结果,未必是好兆头。
如我心中所想,淮岭梨园中,一片雪白。我将落地的花瓣装入篮中,阵阵沁香,溢人心脾。在我抬头的一瞬间,他映入眼帘。微靠在不远处的梨树下,他含笑看着我。他说将淮岭的梨花捡回去是不好的预兆。我不喜欢听见有人对梨花的批评,转身便走。身后却传来他带笑的声音。其实和你一样,我也喜欢它。
就这样,在我还是十二岁的时候,认识了他,也开始了我的故事。但我始终坚信,今后曲折,与梨花无关。

隆冬


与他相识的第二个冬天,我总算明白,造化弄人。由不得自己半分的命,也只有认了。
当今天子极宠贵妃,夜夜笙歌,荒废政事。边境祸乱连连,守城士兵多战死。无奈之下,昏庸的君主下令招兵,他在应招之内。
等明年梨花开的时候,我就会回来。他临走时的承诺,我背转过身没让他看见我的泪。
那天起,我便算着花开的日子,还有整整三个月。
在我以为三个月很短暂的时候,父亲领到圣旨要我入宫。天子选妃,朝廷大臣未出阁的女儿都在范围之内。这个惊人的消息在家中炸开了锅。我知道他们都是希望我中选,希望我有朝一日能成为那枝上凤凰,那将是他们无比的荣耀。在他们被喜悦淹没的背后,没有人看见我眼底的哀伤和落寞。
淮岭梨花还有一个月就开了,可是我已身在宫中。高墙深苑,从此再不见淮岭,却执着等待。这年,我十四岁。

阳春


在宫中第一年,我已屏弃光华。看那些所谓的妃子为蒙圣恩,勾心斗角,争风吃醋,丑态毕出。只不过任尔百般娇媚,天子依旧独宠贵妃。
进宫的第三天,我用大量的银两让主持这次选妃的宦官在选妃册上除去我的名字,让我进入舞馆,成为众多舞姬中的一个。虽然依旧是在深宫,至少我可以不用卷入后宫是非。在这里没有人知道我的来历。贵妃用尽一切手段将妄想与她争宠的妃子送进冷宫时,我庆幸我只属于他。
这年春天,我见不到淮岭的梨花,也见不到他回来。春分那天,我面对高墙而立,似乎看见他的背影在梨园中异常憔悴。我流下泪来,错过今日,我们将难以再见。他,在宫墙之外;而我,在宫墙之内。这般是命,我们只是被上天戏弄的两个木偶,毫无选择的余地。怕是到头来,也只有各自天涯。
在宫中的生活很枯燥,每天练习一成不变的舞步,然后跳给君主、妃子以及大臣看。世间百态,在这时尽收眼底。
那年,我十五岁。

仲夏


几载光阴,便这样度过,我已在渐渐老去。
舞姬的生涯已有五年,我在宫中也呆了五年。五年中,那些与我同年进宫的妃子陆续被废黜,天子专宠的仍是贵妃。身为舞姬,在为君王献舞时有幸得见贵妃三次,不过仅是匆匆一瞥。我听过传闻,为博美人一笑,天子不惜千里派人送来新鲜荔枝。我只叹那些薄命红颜,数不胜数的前车之鉴,为何仍如飞蛾扑火,落个这般下场。
我断了再见他的念头,这深宫内苑,我出不去,他进不来,淮岭的梨花早已不属于我。除了献舞,我呆在舞馆哪也不去。如今我是舞姬中的佼佼者,我最爱的舞是《云裳羽衣》。
为庆贺将军凯旋归来,天子城楼设宴,命我献舞。
那次我跳得异常忘情,仿佛要把今生的美丽在此刻如火般燃尽。翩跹起舞,我露出了进宫后的第一次笑容。惊艳四座,我却只为他。在触及彼此的眼底,是藏不住的深情。
五年后,在我以为终将抱着遗憾老死宫中时,再次与他相逢。但此时,他是战功显赫的将军,我却是卑微低贱的舞姬。
一曲舞毕,我慌乱退下,却被他拦住。他跪下恳求君主将我赐给他为妻。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我这样的身份与他如何匹配,可他置若罔闻。四周的空气让我窒息,我想到了逃离。挣开他紧握的手,我头也不回的跑开,身后他的呼唤渐渐远离。
重逢时,我二十岁。

深宫


他来舞馆找我的时候,给我带来了一篮子梨花。他说,淮岭的梨花此时最灿烂。
再灿烂,也留不到来年。我紧闭房门,将他置于门外。我没有勇气去面对他。老天眷顾让我得以再见他一面,我已经知足。此时我们的身份,这样悬殊。
留下花他黯然离去,我早已满面泪痕。
不久,贵妃要我去为她献舞。然后,我便在景阳殿住下,成为专为贵妃跳舞的舞姬。贵妃只看《云裳羽衣》。
不似别的舞姬那么辛苦,我每日只需跳一支舞。贵妃成全了我和他,她说她被感动了。但我心里深深明白,贵妃绝艳笑容的背后,不如表面那般美丽。
好景不长,烽烟又起,他再次远征。
送行时他说,打了胜战回来,就娶我做妻。望着他渐行的背影,我错觉以为这是最终的临别,不好的预感让我的心如刀绞般疼痛。
鱼雁锦书,飞鸿尺素,寄相思,托于此。只是没过多久,我的信有去无回。我终于不能欺骗自己。这两年来,军中连传战败消息,君主与贵妃也不再有欢颜。
无奈之下,君主与贵妃出宫避难,贵妃让我跟着,我二十二岁。

马崽坡


我与君主、贵妃同坐在车内,贵妃忍受不住一路的颠簸,绝美的容颜染有疲惫之色。君主心疼,行至马崽坡时,下令再次休息。
顿时六军怨声四起,要求赐死贵妃,否则不再护主。贵妃梨花带雨的面容任天子百般不舍,也只有含泪答应。
贵妃最后请求与我话别,不及细想,我已被拉到众人看不见的地方。
周围突然窜出的几个宫娥强行将我的衣服与贵妃相换,我极力挣扎。贵妃冷笑,只有让你来顶替,我才可以保住性命。
我终于明白,却来不及逃,渐渐不再反抗。贵妃这般瞒天过海,而我只能无力地闭上眼。这次是真的没有时间等他回来,做他的妻。君主赐的白缎已缠在我的颈间,这便是我最终的命,可当我明白这宿命时,我只有怀着遗憾,做了这坡下冤魂。
死时,我仅二十二岁。

淮岭



无处可去,我成了孤魂野鬼,每日游荡在淮岭等他回来。我等了将近千年了,可他杳无音讯。
曾记得他最后一封信写道,假使分别千里,定要找到为止。他现在可知道,我在淮岭。秋分时节,花落的零零散散。这一千年来,我还是没见过它结果,莫非是在暗示我?
我看见他来了。他真的来了。
如从前一般,微靠在树边,用手托住片片落花。我笑着朝他走去。
知你当年代贵妃而死,然我世世轮回不喝孟婆。可这千年间,依旧寻不到,如今这淮岭仍是空。纵你天涯海角,有朝一日,我定找到为止。
将落花捏碎,他转身继续他的寻找。我的泪模糊了双眼,他竟看不见我一直站在他身边。
也许他永远不会知道,我怨气太深,是无法轮回的。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我们被宿命一次次玩弄,又一次次错过,他一直寻,我一直等,画面定格的瞬间,于淮岭梨园,初次相遇,注定无果。
         

——完——
 楼主| 发表于 2010-8-25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不缩图了,长叹一声。
发表于 2010-8-25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帝啊陌陌,你太有才唠。写的我看了又看。
这意境55555……可望不可及啊……
贵妃在这里心机可真够深的。

5555,唐姬你死的好冤啊……
发表于 2010-8-25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画,貌似我也保存了些许。
发表于 2010-8-26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真好真好...
发表于 2010-8-26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签名要改,改为:我不爱美女,只爱才女。
发表于 2010-8-26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事定不会发生在我大汉朝哈哈。
才女,啥时给我来个传奇。
 楼主| 发表于 2010-8-26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帝啊陌陌,你太有才唠。写的我看了又看。
这意境55555……可望不可及啊……
贵妃在这里心机可真够深的。 ...
雪鸢 发表于 2010-8-25 22:26


我存了这一整套图,真是大爱啊。
雪姐,真正有才的我觉得是德珍……
 楼主| 发表于 2010-8-26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签名要改,改为:我不爱美女,只爱才女。
汉武大帝 发表于 2010-8-26 10:11

哈哈,你真逗。
 楼主| 发表于 2010-8-26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真好真好...
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10-8-26 09:38

抚摸一下这只小美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秋韵文学网 ( 苏ICP备06048344 )  

GMT+8, 2018-5-21 23:11 , Processed in 0.024522 second(s), 9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