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秋韵文学网-www.qiuy.net-秋揽人间秀,韵藏天下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467|回复: 4

散文体小说.永远的红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8-17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永远的红颜
                       文/月影

                          一


    初秋的晚上,他踩着月光曲,轻轻地,生怕踩痛一个绵绵的思念,时间的脚步声从浩月飞溅而来,敲响二零零六年初秋的晚钟,奏响了一个美妙童话的前奏曲,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诞生在了二十一世纪的第六年的初秋季节,随着第一片枫叶的飘落,秋,便开始了她最美丽的童年。  

    他的眼角闪着晶莹的泪花,看着那第一片飘落的枫叶,遐想翩翩......
    不知道是为秋的童年而高兴还是为遇上她而愉悦,不知道是为秋叶惆怅还是为他和她的未来而焦虑。一个偶然的机会她遇上了她,一个偶然的时刻她遇上了他,他为她的真诚、善良而动心,她为他的文字而感动。语言上的统一性,文字中的默契性,他和她相遇是偶然也是必然。

  
    他跨过地理上的距离,和她隔江相望。纵然万水千山,他也要去寻觅心中那存在的梦想。 他努力地寻找着童年就失去的爱,跨越长江,飞过黄河,踏去万水千山,去实现心中那已久远的梦想,去寻觅她的真实,去赏她的芳姿,去淌我晚间的梦河,让那梦成为现实,让自己实实在在地抚摸,去感受她那柔和的体香。

    曾遐思她那绰约的身姿,她的出现改变了他原来的生活秩序,每每晚上便衷情于对她的思恋,在江南充满秋色的月光下、在风景如画的秋江岸边,他停留不前,望着北疆浩浩的天空,那如琼的月光带,映衬着她的娇艳。如醉人的美酒,盛满了我的希望。

    他曾希望自己的虔诚能感动广寒宫、震撼南天门,盛开的心花能缭绕在自己的情甸。今生今世舍不掉,五百年前修来的尘缘。
    他曾这样对着浩月呼喊:亲爱的宝贝,只要你答应,我会在幸福的那一刻,用眼泪唱歌,拨动你情感的心弦,让星辰出现、为你璀璨。让我为你轻舞,为你绚烂。拥有你度完今生,一起飘过奈何桥畔,在你我的心里,让温柔淹没每一天。


    尽管他对着北空呼喊,回应他的只是他的回音和茫茫天际中那可怕的寂静。有一天,她好象感觉到了什么,突然对他说:林枫,我只做你永远的红颜。
 楼主| 发表于 2010-8-17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听她说“我们只做永远的红颜”。
    他心中只是感到淡淡的忧伤,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困扰着她,让她作出这样的决定?是怀念那匆匆而逝的过去,还是对即将到来的未知?此时他感到有些恐慌,茫然不知所措。仿佛徘徊在黑沉沉的路口。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可她却始终不说理由。他知道,她非常喜欢他,或者说是爱他,可她为什么不接受他的爱?她也难言之隐,肯定是的。未知的前途充满着诱惑与神奇,然而,他却无法踌躇不前。古老而圣洁的文字继续引领着他向她靠近,她也没有想离他而去的丝毫,文字的纽带好象把他和她紧紧地绑在了一起,他努力用着这古老而又年轻的方块字,想从中找到一条在情感线上通往光明的道路。   

    每每到了深夜,他便无法入睡。小屋的周围被黑夜的寂静笼罩着,只有案上的灯还在散发着柔和的光亮,陪伴着他度过一个又一个难眠之夜,汉字是永远不会遗弃他的伴侣,他似乎成了文字的奴隶,此时他明白了,惟有文字才是他真正的伴侣。可这并不足以使他看破红尘;并不足以使他走出这片迷茫。在圣洁的文字面前,他该如何去走他的人生?继续前进还是等待伊甸园的出现?当时他很茫然......  

    思绪找不到可以安详的角落,他站在喧嚣城市的楼顶,听风吟唱,用自己无奈的呼吸和不太坚定的脉搏,搜寻自己心绪的宁静......  

    二零零六年桃花盛开的三月,他有幸去参加由“诗歌散文杂志社”举办的笔会,笔会主要讨论了中国现代诗歌和散文的发展走向,就当时在文学界的一些所谓流派进行了一些理论上的辩论。在这个笔会上,他和她----诗歌《木木集》的作者木木邂逅,他的散文集《大地生辉》也在那次的笔会上亮相。他非常喜欢她的《木木集》,《木木集》内收集了她创作的现代诗二百余首,《木木集》内的每首诗歌都是那么轻快而明亮,充满着积极向上和对大自然的热爱和赞美。她也比较喜欢他的《大地生辉》散文集,这个散文集内收集了他六十余篇散文,这些散文都是写景的散文,和木木的《木木集》成为对应。  

    在笔会休息期间,他看到一个女的拿着《大地生辉》在看,因为是他的集子,所以就特别的注意,人都有虚荣心,他当然也有。  
    他走了过去:“您好!”  
    她很客气的朝他微笑道:“您好!”  
    “您喜欢《大地生辉》这个散文集?”  
    “是的,我喜欢。现在象这样写纯景散文的不多,大部分所谓的散文都是情感随笔,卿卿我我,无病呻吟。散文就应该象《大地生辉》这样,用我们的笔去赞美大自然,让人们更加热爱大自然,更有自觉的意识去呵护大自然。”  
    “您说的太好了,请问您贵姓?”  
    “小可木木”  
    “啊!您就是木木诗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幸会幸会,久仰您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风采不凡。我非常喜欢您的《木木集》,《木木集》用满腔的热情书写了一首首赞美大自然的美丽诗歌,在这次笔会上能认识您,非常荣幸!”说着,他拿出了一本《木木集》让她签名。  
    她拿出了笔,随口问道:“朋友您贵姓?”  
    “免贵姓林,名枫,林枫便是在下。”  
    “天哪!怎么这么巧?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和她就这样认识了,是偶然也是必然......  
 楼主| 发表于 2010-8-17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他和木木就这样认识了,认识在了这样的场合,认识在一个文学笔会上,非常巧的是她手中拿着他的散文集《大地生辉》,他兜里揣着她的诗歌《木木集》,都说散文和诗歌是亲戚,可能真的是这样。他和她只是用不同的文学体裁在书写和赞美着大自然,此时他在想:我和她肯定有许多共同的话题。  

    在这次笔会上,大家谈论到了当前的文学走向和文风,木木以严谨的治学态度谈论到了一些严肃的文学话题,她在讨论会上这样说道:  
    “文学是一门非常重要的艺术,任何一门艺术都要借助于文字去把他们拓展开来,传世于后人。因此,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或者说是一个文人,当服务于整个人类社会,多写些有助人们思想健康的文章,多写些赞美我们这个美丽世界的作品。文学艺术史上不乏题材和风格回旋往复的情形,同样能表现出个性特征。举一个很近的大家熟悉的例子:在众多‘前卫’流行歌手充斥的舞台上,久别复出的台湾歌唱家费玉清以其怀旧的曲目和优雅的风格又再次赢得了广大听众,究其原因难道不正是个性的魅力么?同时也表明求异不受时间限制,只要与众不同即可。又比如当红的民间艺人阿宝和最近一些原声态歌者的兴起,无不揭示了个中奥秘。试设想一下,若张学友那样唱,人人都跟着那样唱,舞台上那一道又一道独特的亮光还能在人们眼前闪耀吗?现在娱乐圈的策划者让阿宝着洋服、唱流行,如此‘包装’下去,那一股接一股的个性张力还会在听众心里震颤么?  

  生物界的叶子尚且无两片完全相同,作为社会人也耻于没有个性,而对于文艺作品来说,独特的个性和风格就更加重要和宝贵了,与其说它是方法论,毋宁说是生命力。  
    我认为,所有的文学作品应符合共性才能使读者相信,引起同感;突出个性才能使读者动心,产生异趣。一个好的作品不是用手写出来的,而应该是用心写出来的。时下卿卿我我、无病呻吟的文章泛滥成灾,我并不是说这些作品不好,可是多了就让人乏味,鱼固然味美,可也不能每天必食。”  

    木木的发言引来了与会者热烈的掌声,她的发言很尖锐,在批评一些文学思潮,他非常欣赏她的观点,觉得她的观点将引领出一个崭新的文学时代。午饭时他特别找到她:  
    “木木,您好!非常欣赏您在笔会上就当前文学形势的发言观点,时下打着文学旗号的人甚多,充斥于文学领域,乱七八糟的文字鼓惑着一些初入门的文学爱好者。古往今来,好文章数不胜数,可面对浩瀚的文海,还属于凤毛麟角。大部分文章还是比较平庸的,或者说是属于狗屁文章。浪费视力、污染心灵,招来骂声。其实,文字无罪,就看和谁做邻居了。坚强的文字结合在一起,可以惊天地、泣鬼神;正直的文字连在一起,可以荡污浊、正风气;艳丽的文字聚在一起,可以抚杨柳、渡春风;邪恶的文字凑在一起,可以喷毒液、淫心灵。文章应在百花齐放、草木竞生的自然环境里生长,千篇一面就成了八股文,文体再工整,言辞再犀利,也是一个味道,让人倒胃口。”  

    “林枫,谢谢您支持我的观点。”木木说着向他伸出了手,他们握了握手后,她继续说道:“其实呢,在文学方面您比我更有发言权,今天,我只是有感而发,个人观点而已,可能会得罪一些人,因此而遭来骂声的可能是我,我今天可能有些过于激昂了。不过,我非常欣赏您的散文,您总是在自然的去赞美着我们这个美丽的世界,读您的散文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您的文章朴素自然,有一笔呵成之感。”  

    “呵呵,谢谢您的赞赏,您过奖了。其实,就文学而言,我还是个初学者,我的文字在许多方面都还比较稚嫩,还需要不断的提炼。”  
    “您太谦虚了。”  
    他和木木就这样聊着,带有讨论性的话题,许多的观点基本一致,这时,他开始重新审视眼前这位女诗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8-17 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由于他和木木有着许多共同的话题,还由于他和她在许多问题上的观点基本一致,对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种特别的好感。一个无形的理由在驱使着他向她靠近,她好象对他也特别的关注,在近一个星期的笔会上,她总是在有意和无意中支持着他,这让他更想和她接近。他感觉到,他给她的感觉也特别好,她用眼神送过来的微笑,总是让他的心里有甜滋滋感觉,让他感觉到她在生活中是个很温柔的女性。当然,他不知道她到底是姑娘还是女人,潜意识希望她还是个姑娘,看上去,她很象是个姑娘。  

    随着他和她接触的频繁,他和她的称呼由“您”改变成了“你”,觉得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过份的客气会阻碍他和她的关系朝深处发展,他和她都知道这一点,因为他第一次称她为“你”时,她同时也称呼他“你”,这是心灵的默契。  

    在笔会结束的前一天晚上,他约她去江城咖啡厅玩,她愉快的接受了他的邀请。在轻音乐声中,他选择了一个靠窗的桌位和她对面而坐,江城咖啡厅环境幽雅,柔和的灯光下伴柴可夫斯基的钢琴协奏曲,在靠窗的坐位上,江城美丽的夜景一览无疑。  
    “木木,你喝什么?”  
    “雀巢。”  
    “小姐,两份雀巢。”  

    他们喝着雀巢,相视着,此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脸热辣辣的,幸好是这咖啡厅柔和的灯光救了他,她没看出他脸部的表情变化,总不能就喝咖啡不说话吧,她开口了:  
    “林枫,你不会只是请我喝咖啡吧。怎么不说话?这样干坐着,多尴尬呀。”  
    是的,怎么能就这样坐着呢?见她说话了,他觉得轻松了许多:  
    “木木,笔会明天就结束了,笔会一结束你就回家了是吗?”  
    “是呀,不回家做什么?你不回家?”  

    你看,这话问的多愚蠢,当时他是浑身的不自在。可能是第一次单独和女性坐在一起吧,先前约她时想着有许多话和她说,可到了这当儿却语无伦次了,而且还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他的手心在出汗,两手拿着咖啡杯子不停地揉,她看出了他的羞涩,微笑着说道:“别紧张,第一次和女性单独在一起吧。”  
    他点了点头:“嗯,是第一次。”  
    木木又说:“林枫,你看这轻音乐多美,和着这柔柔的灯光还有窗外美丽的江城夜景,这应该是让我们都感觉到轻松的美妙晚夜啊,拿出你的散文思想和你独特的构思元素,你会感觉到这世界现在就我们两个人。”  

    她的一番话让他轻松了许多,她用女诗人的思想在感觉着周围,诗,无处不在。他虽然很少写诗,却也能感悟到木木说话中的浓浓诗意。她为了解放他的窘迫感,找了个话题:“林枫,你对现代诗有什么看法和高见?”  

    “高见倒是不敢,我很少写诗,因为自知没有诗人的细胞,怕弄巧成拙,因此,一直不敢去写,其实,我很喜欢现代诗,特别喜欢现代诗的优美意境,读一首好诗,能让人心旷神怡,消除一天的疲劳和忘记自我。时下好象很流行现代诗,因此出现了一些不象诗的所谓诗。现代诗也称自由诗,因此我认为,自由诗的自由度是有限的,现代诗应该有其基本特征,没有了这个特征就不应该是现代诗了,现代诗是现代人在现代生活中所感受的现代情绪,用现代的词藻排列而成的语句群体。所以,现代诗是写对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的感受,并且是用现代的语言,即现代汉语,而不是文言来写的——这是现代诗最基本的特点。木木,你说是这样吗?”  

    木木听了林枫的话后说道:“林枫,你太谦虚了,还自歉不会写诗,对诗却理解的如此透彻,这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木木受教了,虽然我经常写现代诗,却没你理解的这么透彻。笔会明天就结束了,我真希望能和你永远交流下去。”  
    “木木,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你写现代诗,我写散文,现代诗里面有许多散文的元素,散文里面也有许多现代诗的元素,如不嫌弃,我们做个文字中最好的朋友吧。”  
    “好啊,能和林枫为友,是木木之福。”  

    当时听了木木的话,林枫的心里非常激动,差点就忘形地拥抱过去,可是他没那样做......  
    待续。   

发表于 2010-8-18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哥又开始吊人胃口了。快点续红颜,赫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秋韵文学网 ( 苏ICP备06048344 )  

GMT+8, 2018-5-21 23:09 , Processed in 0.020483 second(s), 9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