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秋韵文学网-www.qiuy.net-秋揽人间秀,韵藏天下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35|回复: 15

【倾城思.风华雪月】千里佳期难再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5-15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佛曰:“常住坏空。
  人生短长,并无别事。”
                         -题

  闲来无事,在散发着熏衣草清香的纸笺上写下这样几行字:

  佛曰:“常住坏空。
  人生短长,并无别事。”

清隽的蝇头小楷,一改往日的消沉抑郁,竟有一种放逐后的超然,别无旁碍。前所未有的,心里竟有着黄昏时的天幕一样的静穆、从容。难道是爱到深处么?不禁疑惑。

  他说:“勾勾手指头,就是一辈子。”

  他说:“最爱你水一般的模样。”

  他说:“长大了我就来娶你。”

  少年对垂髫年紀的小女孩许诺,长大后,他会来娶她。那时的阳光明媚灿烂,身后大片的熏衣草开得旺盛奢靡。一小点光阴停驻在小女孩亮黠的眸底,那里闭合着星子一样如水明亮的清柔。小女孩无邪的笑,倾国倾城,清泠泠答道:“好”。

  揽镜自照。镜里的容颜依旧清秀、美艳,散发着年轻人特有的清灵、张扬,仿佛没有穷尽。女孩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里的吊坠,小小吊坠坚实的外壳从指尖由入心底,女孩嘴角泛起一个不经意的轻笑。

  那个妩媚的笑随即黯淡了下来,像晴空下的薄霜消失殆尽。容颜会老,皮囊下的心也会老。却是容颜如花下掩藏着一颗老死到腐朽的心。承诺如戏言,裂变了,只有这个木头小妖像那个诺言一样陪着她,只是陪伴,不会相许。

  过往烟云,只是一张泛黄的旧照片。那张合影里,男孩帅气、稳敛,女孩,清灵、坚定。隔着照片中的大人,女孩眼角余光不经意投向男孩,男孩也正偷偷递过来一个眼神。男孩双手交握,不经意交叉成一个“心”字。女孩的左手正从衣襟外紧握着口袋里的吊坠。

  照片里,二八年华的女孩,白皙美丽,出落得亭亭玉立。二十多岁的男孩,事业上业已有所成就,仿佛只若一日便已飞黄腾达。

  男孩与女孩相隔不远,像照片里的距离,但却至终两两相望,沉默以对。不论从时间还是空间上,他们更多时候更像两座沉默对峙的大山。一个冷硬。一个清绝。只是心底那一缕情丝,看似若有似无,但却血肉脉脉相连,刻入骨髓。

  那一天,像所有的往常一样普通静好。男孩娶了另一个温婉柔顺的女子,事先毫无征兆,女孩的世界轰然倒塌了。

  三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守望,却等不到佳期如花绽放。怨艾?怎么会不怨?女孩不发作,伺机等待的只是一个适当的机会。女孩在积蓄怨恨,男孩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命运的纺锤依旧在转动,对宿命的判绝不容改变。

  不向命运诉苦,并不代表默认。

  那一天,女孩拿出木头吊坠,当着男孩的面将它从腰际折断,男孩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许她十年的等待,她绝决地给他隐秘的痴心妄想划上终结。

  那一刻,他依稀记得,十余年前阳光明媚的午后他亲口说过:“若这木头人断了,我们的牵扯便断了,妹妹一定要好好保管木头人哦。”女孩接过木头人,星子一样眨眨眼,顽皮道:“一、二、三,我们都是木头人。”过一会看男孩一动不动,倒是自己坚持不住了,复又调皮道:“一休说:休息。休息。”那时的女孩稚弱无邪,让人心动迷惑。

  这些珍贵而美好的记忆,像铁锥一样从心里划过,发出狰狞的余响,男孩眼里依稀有泪花闪烁。他与女孩之间的情牵,像煞了海面上洁白的浪花,让人有着中了蛊惑般的痴迷,却终是像浪花一样有影无踪。

  女孩折断木偶不几天,男孩落发出家,留下大笔的财产。他将自己的财产分成三份,相对极小的一部分给他的结发妻子,足够她日后的生活优渥无虞。还有相当的一部分捐与孤儿院,剩余的全部留给他痴恋的女孩。他留给女孩的,是财产公证纸上,一个豁然而醒目的数字。是这么多,仿佛又不止这么多。

  剪断青丝的那一刻,男孩释然而满足,灵魂获得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富贵荣华如浮云,而你,却是我心头永远的朱砂痣。一切开始于结束之后,在光阴将我们之间的纠缠辗转成灰烬之前,不若让我牢牢的抓住你的心。

  为你落发,遁入空门,菩堤树下拈花而笑。

  男孩的举动,不易一枚定时炸弹投向煤体,好事者顿时一片哗然。

  在男孩出家后的一个下午,女孩穿着洁白的纱质长裙去看男孩年轻娇美的妻子。借着从窗户内投入的明亮的光阴,女孩第一次发现那个面色惨白的女子竟神似自己。那一刻,女孩悔恨交加。即使爱情断绝,也应该放彼此一条生路。她因着对他的爱而走了投端。

  那个女子娓娓述说,声音凄绝,若杜鹃鸣啼。那个隐藏在表相背后的真相被抖擞出来,凌厉而狰狞,像长矛一样凛冽刺伤的是她不是他。女孩伤心欲绝,在她的记忆里男孩一直是认真负责的人,却为了她生平头一次做了不负责的事。女孩觉得男孩对自己的爱捉摸不定。

  男孩为了女孩对他自己那般残忍,还要背负所有负心的恶名,这其实才是最大的秘密。

  如果,他的妻子只是自己的替代品,他们之间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她只是他当摆设一样怀念的,那他为什么不能娶自己?女孩铁定了要去追问。

  当女孩站在男孩面前的时候,男孩正端坐在佛前诵经,寺院里香火袅袅,经漏声声,从镂空雕花长窗斜刺里透过来的一米阳光,不偏不正,恰好照在男孩的印堂之间,无不让人感觉舒坦自然。

  女孩倚门而立,一如往常与男孩沉默相对。以往的时候,女孩知道他们虽然沉默相对着,但心意相通,言语是多余的。但是此刻,她捕捉不到他的心迹,他的心不再对他开放。天空偶尔掠过几声鸟儿呜啼,打破午后寂寂长空,让女孩撕心裂肺般难受。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样久,男孩诵完经欲起身离开,这才恍然发现倚在门边眉头紧皱的女孩。依旧是自己熟悉的那张面庞,白皙精致中掺杂有一抹似有似无的愁怨,纠结着放不开。他自第一次见她,便立誓要让她舒展眉峰,像天宇那样获得平静。可是,除了他许她要娶她的那一刻,她活跃如雀外,其它时间她仍和那结着千结愁怨的丁香一样纠结着放不开。那一刻,他的心弦有瞬间的萎乱,但随即便安然了下来。

  他就在眼前,显得那样温厚平静,阳光普照。是了,我们之间那一丝牵扯已随着木头人断裂而横绝两端,你对我的余情已了。女孩这样想着,便再也不忍问出口那句“你为什么不肯娶我?”,只觉内心惊痛到无以复加。他即使愿意青灯木鱼为伴,也不愿意要自己﹐就像他只让他的诺言陪着她。

  那一刻,男孩深沉如大海的爱,在女孩眼里全成了无声的抗拒、嫌弃。

  即便被爱撕扯着疼的失去理智,女孩依然谨记着心底的单方面承诺“爱,虽已劫尽灰飞,但要记得放彼此一条生路。”。何况,自己已无路可退,又何苦再逼他。

  这便是真爱,即使痛也要噙着泪成全。

  看着眼前女孩急骤而复杂变化的神情,男孩已然了悟。如果女孩毅然说出要他娶她,他定不再枉顾什么世俗伦理,冲破自己最后的防线娶她,那怕真会万劫不复,一切都让自己来独自承担。她的背影离去一分,他的心便会抽痛一分,她细碎而缓慢的脚步,似无法针尖刺上他的心。也罢,长此以往,就让我在佛前为你日夜祝祷。要你心扉大开,了无遗憾。男孩义无反顾想到。

  他可曾知晓,他本就是她一生最大的缺憾。

  转过回廊,远离身后男孩紧锁的目光,女孩失控的哭起来,眼泪如浪如潮,洗涮不清心里的痴迷执着。忘不掉的,还需用泪清洗。

  那个女孩一直敬慕的女子,男孩的母亲,在女孩伤心欲绝,生命将息的情况下,揭开了心口上那个难言的伤疤,抖出了一切真正的真相。

  世事辗转,物转星移,往昔已蒙尘。

  原来一切,皆是事出有因。

  男孩对女孩的爱欲罢不能,即便知道她是自己的亲妹妹,却依然不能放下自己的痴迷与执着。所以他迅雷不及掩耳,娶了那个神似女孩,一直爱慕自己的女子。男孩知道,这样的结局比起让女孩知道自己凄迷的身世,生生忍受相爱不能相守要好。女孩一直是客观自制,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所以,他选择让她在时间的洪荒里永恒的记住他,念念不忘。那一刻男孩坚定要用自私成全自己的爱。

  若不是女孩折断木头人,决绝地想斩断他们之间血肉相连的爱情,他宁愿一直守着那个秘密,一个人如斯痛苦。他知道女孩怀着成全他的心思,想要断了他对她的执念,但男孩不愿意女孩放开他,忘了他。他害怕看到这样的结局。所以即使是出家,他也怀着置之死地而后生,让她永远不能忘记他的心理。

  另外一层原因。女孩的爱表面看似淡漠,实则热烈而执着。在她面前,男孩会把持不住自己的初衷,他怕他会毁灭了她,也毁灭了自己,她总让他情不自禁。可是,天意弄人,她是他的亲妹妹,他不能对她心存妄想。

  男孩划不清他与女孩之间的界线,在极度矛盾的状况下,他找到了最终的出路,皈依佛门。选择在佛的慈悲、寬厚的庇护下,永恒而沉默的爱。

  尽管屋外的谣传扑天盖地,这样那样的揣测不胜枚举。但因当事人的沉默、了然,传媒最终千篇一律“某青年才俊因与一位神秘女子相爱不能相守而遁入空门”。神秘女子因不被金钱相貌所惑而被人津津称道。这样的新闻,无疑靡烂“乱世”里的一缕清音。

  除了少有的几个人知道真相外,没有人会知道男孩的秘密情人会是他同父异母,一直伴着他却没有被人怀疑的亲妹妹,他们至亲至疏。连男孩新婚的妻子都被做了无数假设,他真心痴爱的女孩却不被丝毫尘垢所染,因为她即与事件息息相关,又淡漠的置身事外,让人旁人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一切恰好,连掩饰上一代的情感纠葛都直接省却了。

  女孩的暗伤在心里,她的爱不因男孩另娶而终结,不因男孩遁入空门而停止,而是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她一生的情爱彻底夭亡了。是女孩自己,戳穿了男孩再三缄口,血流汩汩却要保守的秘密,让他连痴想的权利都没有,逼的他走投无路。

  他用心度她,她用行为度他,配合的天衣无缝。

  那一天,女孩再去看男孩。彼此之间有的只是亲情的厚重。那些错乱的情爱纠葛,难以言喻不被普照的罪孽,奇迹消失。它们虽然曾经纵横交错,摧毁了两个相爱的人,但当事人却奇迹般忘了前因后果,让错爱动乱过后消弥于时间的洪流里。

  看着女孩脖颈里挂着的木头人,那个断裂了却用活动螺丝接好的缝隙,男孩了然淡笑。男孩生命里只有一个女孩,女孩生命里只有一个男孩,独一无二,没有人可以替代。他们之间相对疏离,却牵扯不清。前因即定,万事皆休,中间多余了过程。



  尘埃落定后,彼此虽违了初衷,却获得了永恒的圆满。

  阳光温和,窗外树影婆娑。女孩知晓真相后,在与男孩泯却情仇临行前,清泠泠道:“哥哥,我爱你。”最终皈依佛门的男孩亦然。至此,那一份刻骨铭心,至死不渝的爱,再无一丝痴缠,纯洁超然。原来最终成全的只是爱情。

  男孩在佛的慈悲里被度化,得到救赎与解脱。女孩释然,因为男孩成了她心里的活佛。奇怪的是,心里的情丝轰然断裂消失,没办法再透过时间缝合起来。

  几百年前,活佛仓央嘉措的诗歌温情脉脉,烂醉于胸。那份超然大爱,于女孩是,于男孩是,于普天下所有的红男绿女又何尝不是?

  女孩默默吟哦:“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这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
让人听来,余韵绵绵,難以忘卻。

  漫天的熏衣草开得美艳奢靡。透过光阴再度回首时,女孩只记得孤儿院里,自己被亲生父亲领养时,男孩稚弱的脸庞。他手指着自己,眼神清泠而温柔,让人想要靠近“爸爸我要她做妹妹。”其实,早在那一刻前,命运便已交错在一起。

  女孩如是写出原委,想要守护世间一份珍宝,不为其它。旁观者蜂涌而至,纷纷奔着私家隐密而来,怀着探幽的心理。殊知,有些秘密,虽然可以知晓,却永不与旁观者窥探。

  天意弄人,错爱无疆,骨肉相连的爱,会让真爱的心万劫不复。

  爱。劫尽,灰飞。相爱的心,彼此再无相干,却脉脉相连。

  所有爱恨情仇,实质是在,佛曰:“常住坏空。人生短长,并无别事。”短短几行字里得到永恆的圆满。
发表于 2010-5-16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虽说这篇小说描述的是天意弄人,有情人难成眷属。却又息息相关。到底是上帝的眷顾,还是天意的残酷,不得知。
其实,我更想说的,不知怎的,看完这篇小说,从主人公的执着狂热的爱到后来知道真相后的平淡,爱可能沉淀的更深更浓。但,我感觉更多的是,激昂的爱情过后也只剩下平淡的亲情。只有亲情是永远无法割舍的情感,不论薄厚。
发表于 2010-5-16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很不错,有始有终。呵呵。中间部分我也好奇怪,为什么这个男孩就不能娶这个女孩呢?还害怕MM忘记交代,再给我们吃个闷:)结果我多虑了。事实很残酷。
另外,冰雪这篇小说再充实点,那个母亲可以回忆下父辈们的恩怨,才导致的现在无缘,嘿嘿,俺想象力是不是也超强啊。
 楼主| 发表于 2010-5-16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虽说这篇小说描述的是天意弄人,有情人难成眷属。却又息息相关。到底是上帝的眷顾,还是天意的残酷,不得知 ...
雪鸢 发表于 2010-5-16 11:25

姐姐,少年夫妻情深意笃,中年夫妻相濡以沫,从最开始的花前月下,到最后的温吞如水。这是我们经过的人生步骤,也是爱情的节奏。仓央嘉措有的情歌写得好,问佛,其中两句姐姐若有心,可以参悟下。
 楼主| 发表于 2010-5-16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很不错,有始有终。呵呵。中间部分我也好奇怪,为什么这个男孩就不能娶这个女孩呢?还害怕MM忘记交代, ...
雪鸢 发表于 2010-5-16 11:29


姐姐,这篇主要写的,就是后一辈的故事。如果把上一代的恩怨情仇写入,倒显得太冗长,画蛇添足。这类文字最忌讳的,就是前尘铺垫太多,后面的故事倒显单薄。
发表于 2010-5-20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这篇主要写的,就是后一辈的故事。如果把上一代的恩怨情仇写入,倒显得太冗长,画蛇添足。这类文 ...
晗筱吟 发表于 2010-5-16 18:20


这点,我到也是深知的。但小说不同于散文,散文是可以随时随意而发。小说除了人物地点时间事件经过结果等一系列外,更需要生活的积累来润色。
如MM这篇,该是属于唯美、浪漫、忧伤派的,也符合你的一贯文风。其中的伏笔打的很好,情节构思也很好,但,看完就是觉得缺乏些许。上一辈的恩怨,虽说可以省略,但仍不可一笔带过。略略的回忆,三五笔就好。这样就像看电视剧,整个情节都贯穿,我们也如释重负。
否则,就像编剧,该招人质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5-27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好一陣子都在寫散體小說,夠新穎吧.如果把整個情節套出來,總讓凌兒感覺糾纏,怨尤,似乎沒辦法讓最后的云淡風輕更有跳躍性.
发表于 2010-5-27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筱筱像是红楼中走出的女子,水般的凌润。
小说也是如此唯美感性。是利也是弊。
 楼主| 发表于 2010-5-27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筱筱像是红楼中走出的女子,水般的凌润。
小说也是如此唯美感性。是利也是弊。
观止 发表于 2010-5-27 14:46



    很想听观止讲讲,这利与弊各是什么?
发表于 2010-5-28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晗筱吟


    大抵我可猜到一点。利是唯美弊也是唯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秋韵文学网 ( 苏ICP备06048344 )  

GMT+8, 2018-5-21 23:12 , Processed in 0.025294 second(s), 7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