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秋韵文学网-www.qiuy.net-秋揽人间秀,韵藏天下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874|回复: 16

[转帖]打油诗赏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1-2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trong><br/></strong><font style="FONT-SIZE: 12pt;"><table class="t_table" cellspacing="0" width="95%" align="center"><tbody><tr><td><br/><br/><font size="4"><font color="#3809f7">关于打油诗,《辞海》该条目下是这样解释的:<br/><br/>诗体的一种。据宋钱易《南部新书》载:“有胡叮饺、张打油二人皆能为诗。”张打油(唐代人)《雪诗》云:“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见《升庵外集》)所用都是俚语,且故作诙谐,有时暗含讥讽,后人称这类诗歌为“打油诗”。<br/><br/>唐代是诗的时代,一般文人都能吟几句诗,就连卖饺子的老胡、打油的老张都能来一首。只不过前者是阳春白雪,后者是下里巴人。张打油这首代表作(同时也是成名作)《雪诗》,纯粹写景,先远眺江上,再近观井上,接着来个特写,江上是雪,井边是雪,连狗的身上都堆满了雪,真是一个粉装玉砌的世界。此诗写雪不见雪,只从江、井、狗着笔;不用之乎者也,全用白话说出,写景却有独到之处,该当老张申请专利、注册商标。<br/>张打油的《雪诗》诙谐有之,并未暗含讥讽。请看下面一首:<br/><br/>一轮明月照当头<br/>葫芦西瓜绣球<br/>虱蚤也难留<br/>梳篦全丢<br/>光溜溜<br/>净肉<br/>抠<br/><br/>这首诗的字数逐句递减,书面上像一座倒立的宝塔,所以有人称这种形式的诗叫“宝塔诗”。此诗在诙谐中含有挖苦,被挖苦的对象是秃子。从语言来看,用词比较讲究,也有白话,但不如张打油的《雪诗》来得清新自然,很可能是无聊文人的游戏之作。<br/>以上两首诗都不带有时代的烙印,因为任何时代都有那样的雪,都有那样的秃子。下面一首则完全可以表明它所产生的那个时代:<br/><br/>人说峨眉天下秀,<br/>我说峨眉秀个球;<br/>不是成都搞武斗,<br/>哪个龟儿子到此游!<br/><br/>用四川方言写四川的事,语言通俗而富有生活情趣。成都搞武斗是文化大革命的产物,此诗应该是创作于1967年至1972年间。据说是在峨眉山的一棵竹子上发现的,没有署名。我们知道,大凡观花赏月,游山玩水,都得有闲情逸致;度日艰难,朝不虑夕,就是上了号称“天下秀”的峨眉山,也提不起兴致。我想,那位当时在竹子上发表打油诗的人,若干年之后,仍然希望再上峨眉山一游,用一种甜畅的心情去品味“秀”在何处,去表明萦绕心头的歉疚。<br/>文革时代,中国患上了政治上的狂热病。在这之前的1958年,中国已经狂热过一阵子,只是在1962年又退了烧。1958年,中国在“三面红旗”的指引下,成立了农村人民公社。有人提出,半年之内消灭私有制,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于是,上面一声令下,各家各户刚刚分到的土地、农具、耕牛全部充公;所有农户揭锅捣灶,男女老少集中到公社食堂吃饭。头半年,大家欢天喜地,初次品尝着进入共产主义吃饭不要钱的甜头。可是好景不长,田里老长草不长庄稼,粮囤子里的米面也越来越少。由敞开吃,到定量吃;由定量每顿半斤熟干饭,到定量每餐只有3两煮红苕;一天天下去,终于闹到快要揭不开锅了。就在这期间,有个农民整出了两首打油诗:<br/><br/>一进食堂门,<br/>稀饭几大盆;<br/>团转起波浪,<br/>中间瓮死人。(瓮:水淹。)<br/><br/>煮米煮一捧,<br/>掺水掺一桶;<br/>裤腰都扯烂,<br/>**都屙肿。<br/><br/>此诗五言四句,合辙押韵,念起来朗朗上口;夸张又不显夸大,因为再后来的“细粮关”确实饿死了不少的人。<br/>说了吃的,再说穿的。当时布料奇缺,衣不蔽体,有人就捡了块装过尿素肥料的口袋来做裤子,好事者遂吟诗道:<br/><br/>剪块尼龙布,<br/>缝条抖抖裤,<br/>前面是“日本”,<br/>后面是“尿素”。<br/><br/>社会发展到八十、九十年代,由于各级衙门的权力过分地集中在身居要职的官员手中,官员的权力(行政行为)失去有效的监督,于是便出现了腐败。虽然他们经常自称“公仆”,而实际上却是另外一种形象,请看下面三首描写我们“公仆”的打油诗:<br/>之一<br/>一支烟,三两油;<br/>一顿饭,一头牛;<br/>一个屁股一栋楼。<br/>之二<br/>坐的是桑塔拉,<br/>吃的是牛**,<br/>打的是大哥大,<br/>抱的是女娃娃。<br/>之三<br/>工资基本不动,<br/>小车基本不空,<br/>烟酒基本靠送,<br/>老婆基本不用。<br/><br/>以上三首打油诗用排比的手法比较全面地概括了中国社会特定历史时期官员的方方面面,在轻松幽默中达到了揭露嘲讽的效果。艺术性的东西往往需要具有典型性,而典型性又免不了带有夸张的色彩。从表面上看来,我们的“公仆”除了少数曝光的以外,全是好的。他们嘴上吵着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切进项必须“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可事实上三首打油诗却成了他们的真实写照。<br/>反映当代社会现象的打油诗还多,形式也在发生变化,有些已经不再像诗,只能叫做顺口溜了。例如《跑官谣》:<br/><br/>不跑不送,<br/>降职使用;<br/>光跑不送,<br/>原地不动;<br/>又跑又送,<br/>破格任用。<br/><br/>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中国的改革进一步深入,农民要脱贫致富,成为“小康之家”,国企要减员增效松包袱,大批工人面临下岗。这时出现一首诗:<br/><br/>工人在下岗,<br/>农民在奔小康,<br/>厂长经理在嫖娼,<br/>政府官员在分赃。<br/><br/>不讲含蓄,无须委婉,一针见血地揭示了在改革过程中不同阶层的人都在干什么,几句话就把漂亮的窗户纸给捅破了。这首诗跟本文前面提到的骂峨眉山那一首一样有着时间上的局限,反映的不过是三、四年间的事。倒是有一首打油诗所反映的社会现象久演不衰,直到今天仍然在全国各地流行:<br/><br/>村哄乡,乡哄县,<br/>一直哄到国务院;<br/>国务院,发文件,<br/>一级一级往下念;<br/>你也念,我也念,<br/>念完文件吃午饭。<br/><br/>一级哄一级,虚报数字,浮夸产量,报喜不报忧,当始于1958年;至于在什么时候绝迹,还是个未知数。时间跨越到公元2000年,中国土地上“哄”“发”“念”“吃”的勾当正干得热火朝天;又因为处于初级阶段,所以今后的日子肯定还长。<br/>打油诗的语言通俗,有的甚至有点粗俗,带点“黄色”。这里只举一首带“色”的:<br/><br/>父母给我一杆枪,<br/>总是打的老地方;<br/>如今开放可乱打,<br/>可惜子弹已打光。<br/><br/>这首诗表达了一部分自叹“生不逢时”的过来人的心态,巧妙之处在于全篇运用比喻,句句不露痕迹,不是“过来人”便不知所云,不知所云便品不出其中的幽默。<br/>打油诗虽然不登大雅之堂,总算还是出了这么些可供一笑的作品,民间流传的一定还多。唐代的那位张打油当初在打油疲乏之时,看到美丽的雪景,随口吟出一首“白狗身上肿”,吟过之后又继续打他的油。万万没有想到,这种诗竟然会以他的名字命名;也没有想到,打油诗不仅可以写景,还可以刺贪,不仅可以抒发心中的愉悦,还可以表达心中的不满。<br/>打油诗如山间的一棵小草,没有谁去修饰,不需要谁去护理,它会永远保持旺盛的生机,永远拥有无穷的野趣。 </font></font></td></tr></tbody></table></font>
发表于 2007-11-2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em03][em06]
发表于 2007-11-5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原来这样的啊![em20]
发表于 2007-11-11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酒兄很有见解。支持![em02]
发表于 2007-11-12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p>学习了............</p>
发表于 2007-11-14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p>偶敬爱滴师傅呀,为了某些人天天打油的梦想,你就努力把偶们都培养成打油高手吧!哈哈。</p>
发表于 2007-12-26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color="#3809f7" size="4">剪块尼龙布,<br/>缝条抖抖裤,<br/>前面是“日本”,<br/>后面是“尿素”。</font><br/>
发表于 2008-1-11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div class="quote" twffan="done"><b>以下是引用<i>书页飘零</i>在2007-11-12 14:45:13的发言:</b><br/><p>学习了............</p></div><p>哦,酒姐啊,初次认识多罩着点俺啊,呵呵</p>[em07]
发表于 2008-1-11 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p>原来打油诗并不俗气啊~</p>[em10]
发表于 2008-6-9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 支持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秋韵文学网 ( 苏ICP备06048344 )  

GMT+8, 2018-5-22 10:43 , Processed in 0.028622 second(s), 10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